宣傳思想
學習資料
理論園地
會史研究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宣傳思想
全域統戰:新時代大統戰的總驅動

瀏覽:43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發布人:admin 發布時間:2019/07/04 【字號

  摘 要:全域統戰在理論和實踐中都有探索,但尚缺理論體系和頂層設計。當前打造全域統戰具有深刻時代背景和重要現實意義。全域統戰在本質上應是新時代大統戰體系,即應著眼大目標,總攬境內境外、黨內黨外、體制內外、圓內圓外、網上網下、上層基層,統籌五大關系各領域,強調全局眼光、戰略思維和系統謀劃,以更高站位、更大平臺、更寬渠道開展統一戰線各領域工作。全域統戰要建立健全全域、立體的工作體制機制,保證工作格局的形成和工作成效的實現。
 
  關鍵詞:全域統戰;大統戰;統戰工作格局;統戰工作機制
 
  中圖分類號:D61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3378(2019)03-0093-09
 
  作者簡介:楊衛敏,中共浙江省委統戰部副巡視員。
 
  全域統戰并不是一個新提法。早在2011年就有學者提出全域統戰的概念。其核心觀點為:“新形勢下,統一戰線工作思維、方式、機制和維度的發展,是全域統戰理念成為現實的必然要求”[1];“全域統戰理念是指統一戰線工作理論多學科綜合化、內涵多維度包容化、方法多單元系統化、渠道和途徑(載體)多網絡體化、隊伍復合型高層次職業化、機制互推互促融合化,達到統一戰線廣度、深度和高度的有機統一”[2]。這些論述無疑具有超前意識和獨到眼光,但是由于時代局限,這些觀點并未引起應有關注和重視。近些年,一些基層統戰部門受全域旅游概念影響和啟發,提出了全域統戰概念。如:湖南寧鄉市委統戰部制作了全市統戰地圖,清晰展現了全域統戰風貌;江西南昌市新建區委統戰部提出,要致力于形成全民共同參與的全域統戰工作新格局;湖北蘄春縣委統戰部提出,要深度推進全縣統戰工作全域化發展;浙江海寧市委統戰部提出要緊握全域統戰指揮棒,用每一位統戰人的點滴力量匯聚起最大最美最強同心圓;浙江永康市東城街道也提出要推進全域統戰工作。這些基層探索具有積極意義,但大都是各地的自發行為,且各自為戰,沒有形成共識。目前,關于全域統戰的探索,在理論上存在時代局限性,在實踐中缺少頂層設計,在理論與實踐相結合方面存在脫節等問題。當前,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立足大變局大格局,服務于大目標,應從理念、空間、布局、手段、體制、保障等體系要素來系統論述全域統戰思維。
 
  一、全域統戰的時代背景與現實意義
 
  辯證唯物主義的普遍聯系理論和系統論,為全域思維方法論奠定了哲學基礎。全域思維在我國有文化基礎。陳澹然提出:“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域。”張謇也提出:“一個人辦一縣事,要有一省的眼光;辦一省事,要有一國的眼光;辦一國事,要有世界的眼光。”全域統戰在當前具有深刻時代背景和重要現實意義。
 
  (一)新時代大目標賦予全域統戰新的任務
 
  新時代、新理論、新目標、新任務給統一戰線兩個范圍聯盟、五大關系領域以及各方面工作帶來了深遠影響。統一戰線面臨前所未有的大變局大格局,正從政治聯盟發展轉變為海內外全體中華兒女的命運共同體、利益共同體和價值共同體。有的學者指出,進入新時代,統一戰線從愛國統一戰線發展升級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統一戰線[3]。新時代統一戰線要著眼國際國內兩個大局,對標“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及早作出戰略謀劃,以更高站位、更寬視野、更廣范疇、更多渠道、更新理念、更活方式凝心聚力,畫出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匯聚磅礴力量的最大同心圓。這是新時代賦予全域統戰的新任務。
 
  (二)大統戰戰略思維為開展全域統戰探索提供了全新的理論指導和根本遵循
 
  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強和改進統一戰線工作的重要思想最鮮明的特征,就是把統一戰線放到黨的全局和戰略問題上來研究、謀劃和部署,始終貫穿著大統戰戰略思維。傳統的大統戰主要是指大統戰的工作格局和工作機制;習近平總書記的大統戰戰略思維,是從長遠、全局和戰略高度,對統一戰線進行系統思辨和總體謀劃,主要涵蓋大統戰方略、大統戰目標、大統戰理念、大統戰內容、大統戰格局[4]。這是對新時代統一戰線理論體系與邏輯思維的集大成,具有超前的戰略性、系統的整體性和鮮明的時代性,為我們開展全域統戰探索提供了全新的理論指導和根本遵循。
 
  (三)新時代統一戰線的深刻變化使全域統戰內涵全面升級
 
  21世紀第一個十年,是我國經濟社會轉型關鍵期,統一戰線成員構成和思想狀況出現了深刻而顯著的變化。統一戰線的范圍對象和涵蓋面進一步拓寬,統一戰線的內部構成不斷發展變化,統一戰線利益訴求和價值取向的差異性明顯增強。在這種情況下,全域統戰論在2011年應運而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畢竟這種變化是初步的漸進的,所以當時的全域統戰內涵有一定局限性。黨的十九大提出關于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發生變化的新論斷后,統一戰線成員構成、價值取向和發揮作用的空間方式也在發展變化,統戰工作更需要從全域、全局、全方位來謀劃和開展。一是要注意運用統一戰線的整體優勢做工作,努力打造五大關系各個領域的全域統戰。尤其是在促進各對關系和諧時要樹立全域意識,善于處理“主攻”與“協攻”的關系。二是要注意運用統一戰線的綜合優勢,積極拓展統戰服務領域。鼓勵支持華僑和非公有制經濟人士投身“一帶一路”,積極發動鄉賢參與鄉村振興戰略,繼續推進基層統一戰線服務基層協商和社會治理。三是要注意運用統一戰線獨特優勢,占領和掌控虛擬領域。互聯網時代運用大數據、云技術進行思想交鋒,可以有效增進統一戰線的凝聚力和向心力,進一步畫大畫實同心圓。
 
  (四)基層統戰部門的積極探索為全域統戰理論提供了堅實的實踐基礎
 
  《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條例(試行)》實施以來,基層統戰工作“空心化、邊緣化”現象有了很大改變。但由于主客觀方面原因,目前一些鄉鎮街道統戰工作仍處在“冷”“弱”“散”狀態,導致統一戰線重要法寶作用在基層難以發揮。這里客觀上有資源不足的因素,主觀上有能量有限的原因。這些都不是靠傳統思維和模式能破解的,必須以全域統戰理念、方法和體制,把思路做寬,把辦法做活,把格局做大。近年來,在浙江各地基層方興未艾的鄉賢統戰工作,是基層對全域統戰的一個積極探索。鄉賢群體涵蓋了域內域外、黨內黨外、體制內外,統籌五大關系12類統戰人士[1]。鄉賢統戰集經濟統戰、文化統戰、治理統戰于一體。鄉賢以引資、引智、治理、公益、風范五位一體服務鄉村振興戰略大目標。新鄉賢工作由黨委政府統一領導,統戰部門牽頭負責,各方面共同參與。這有利于從長遠和根本上夯實基礎、破解困境、激發活力、發揮作用、彰顯地位。
 
  (五)新一輪機構改革為開展全域統戰探索創造了重要契機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指出,必須明確民主黨派工作、黨外知識分子工作、非公經濟人士工作、新階層人士工作、民族工作、宗教工作、僑務工作、對臺工作,都是統一戰線工作[5]。中共中央印發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的通知中明確指出,中央統戰部統一領導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統一管理宗教工作、統一管理僑務工作。全域統戰在新時代恰是為了實現“全領域”和“大統戰機制”。現已完成的從中央到基層的新一輪機構改革業已形成了大統戰工作格局,破解了困擾已久的“統一戰線不統一”問題,無疑為當前開展全域統戰探索創造了良好條件。
 
 二、全域統戰:體系要素與核心要義
 
  全域統戰本質上應是新時代大統戰體系。全域統戰著眼大目標,總攬國內國外、黨內黨外、圓內圓外、體制內外、網上網下、地上地下,統籌五大關系各領域,強調全局眼光、戰略思維和系統謀劃,從而以更高站位、更大平臺、更寬渠道來開展統一戰線各領域的工作。這一體系由一系列相應要素組成,每個要素都有其內在的核心要義。
 
  (一)目標:最大政治與全域服務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共識是奮進的動力。”[6]統一戰線要著眼服務最大政治,不忘初心、維護核心、固守圓心、凝聚人心、服務中心;要立足中國特色大國治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偉業,審視、謀劃統戰工作,大手筆畫出最大同心圓。只有這樣,立意才會高,思路才會寬,辦法才會多,效果才會好。比如,浙江寧海縣堅持“三個跳出”[2]的工作理念和思路,圍繞“工作守底線、系統爭一流、大局多作為”的工作定位和追求,不斷創新工作機制、方法和平臺,促進了全域統戰工作格局的形成。著眼大目標,全域統戰首要的應是全域服務,集經濟統戰、文化統戰、治理統戰為一體,全方位服務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文明建設,切實提高統一戰線的向心力、凝聚力和貢獻力。
 
  (二)理念:戰略思維與全域謀劃
 
  戰略思維是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一種基本思維方法,全域統戰從本質上說就是戰略思維在統一戰線工作中的運用。著眼全域統戰,五大關系各領域的關聯性、整體性和協同性既是理念、渠道、方法,也是新時代統戰資源分布新變局的體現。當前五大關系各領域成員交叉的情況比較普遍,以新的社會階層人士為例,其與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少數民族人士、信教群眾等其他統戰人士都存在交叉,呈現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特征。因此,我們在開展各領域統戰工作時必須樹立全局眼光、強化戰略思維、進行全域謀劃。如:民主黨派可以結合自身特點,有針對性地聯系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協助黨和政府做好相關工作;為發揮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在對港澳臺對口聯系交流中的專業人才優勢,廣東省委統戰部、廣東省新的社會階層人士聯合會在2018年9月發起了粵港澳大灣區專業知識人士聯盟。
 
  (三)資源:全域發動與全員參與
 
  全域發動和全員參與,首先要在本區域內實現“縱向到底、橫向到邊”資源全整合。但又不止于此,它至少應涵蓋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域(境)內域(境)外。統籌好這兩種資源,就能產生疊加效應。如已連續舉辦了四屆的“世界浙商大會”,以“創業創新闖天下、合心合力強浙江”為主題,成立了常設機構浙商總會,負責聯系聯絡省內外和境內外的800萬浙商,不僅促進了浙商回歸,也促進了浙江外向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至于鼓勵支持民營企業家和海外華僑參與“一帶一路”,不僅要統籌域內外兩種資源,也要統籌兩個大局、兩種國情、兩種制度和法律,以規避和降低投資風險。
 
  二是體制內外。只有通過鋪設社會化、平臺化、資源化、項目化載體平臺,把體制外零散資源重新組織起來并納入體制內,才能彰顯統一戰線作用。如杭州市統戰部門牽頭發起成立的“同心·眾創”基金,截至2018年8月已在全市統一戰線成員中完成募資5億元。一個以基金為媒介的統戰“朋友圈”正在加速擴大,杭州統一戰線的凝聚力正在不斷提高[7]。
 
  三是“圓內”“圓外”。“圓內”是指已團結的統戰成員,要進一步鞏固發展。“圓外”是指尚未納入統一戰線同心圓的潛在統戰對象,甚至包括部分暫時不贊同我們方針政策的勢力和人員等。在堅持政治底線的前提下,也要做好他們的工作,不能輕言放棄,這也是一種“全域發動”。正如毛澤東指出的:“所謂團結,就是團結跟自己意見分歧的,看不起自己的,不尊重自己的,跟自己鬧過別扭的,跟自己作過斗爭的,自己在他面前吃過虧的那一部分人。”[8]只有這樣,我們“包容的多樣性半徑越大,畫出的同心圓就越大”[5]。要探索以內引外、以上促下,開展以統戰人士引領統戰對象的工作,努力實現大團結大聯合。
 
  四是網上網下。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網上網下要形成同心圓”[9];“要加強和改善對新媒體中的代表性人士的工作,建立經常性聯系渠道,加強線上互動、線下溝通,讓他們在凈化網絡空間、弘揚主旋律等方面展現正能量”[5]。從某種意義上講,互聯網世界是當前除大陸范圍之內和之外的統一戰線的第三個范圍。不僅“全域發動”要覆蓋這一范圍和領域,“全員動員”也要有的放矢、行之有效。在這方面,針對網絡作家群體年輕化、體制外居多、歸屬感缺乏等特點,浙江省作家協會聯合宣傳、統戰部門實施網絡文學引導工程,建立了包括三級網絡作協聯動等在內的一系列機制,在聚人才、出人才、提素質、促轉型、創模式、樹品牌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打造出網絡文學三大國字號品牌[3]。
 
  五是上層基層。傳統的統一戰線以上層人士為主,隨著經濟社會轉型,特別是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的深入發展,統一戰線成員越來越多地向基層集聚,基層統戰工作社會化愈演愈烈。基層統一戰線的地位作用日益突出,是統一戰線事業發展的根基所在。上層統戰成員以高層次黨外人士為主,基層統戰群體以體制外的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居多。相比之下,上層統戰工作已形成一整套卓有成效的成熟做法;而基層統戰工作要聯系和培養代表性人士,工作新、難度大,但“處理好一根頭與一把頭發的關系”在整合基層統戰資源中同樣適用。基層統戰社團類型全、人數多、覆蓋廣、活力強,社團統戰工作做好了,就能達到培養一個“領軍人物”帶動一批追隨者的效果。如浙江寧波余姚市、臺州市路橋區和仙居縣、麗水市蓮都區的統戰部門,聯合民政部門成立社會組織聯合會或聯誼總會,完善統戰社團體系,召開聯席會議形成社團統戰工作推進機制,開展大型聯誼活動激發社團活力,以發現培養代表人士并作出適當安排。
 
  六是黨內黨外。統一戰線對象和成員無疑是黨外人士,這在民主黨派、無黨派代表人士以及宗教界中一般沒什么問題,但在一些領域如非公有制經濟人士、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少數民族人士中有時很難分黨內黨外。這需要我們正確把握和處理好兩者關系,既不越俎代庖做工作,又不支解整體、造成客觀的親疏之分而影響整體作用的發揮。對此,浙江紹興市越城區、諸暨市多年的做法是,縣域內統戰部門只負責黨外人士工作,縣域外不分黨內黨外全由統戰部門聯系。當下在浙江基層鄉賢工作即按此模式分工,組織部門負責本地(村社、鎮街、縣區)紅色鄉賢(黨員模范)工作,統戰部門負責聯系聯絡本地黨外鄉賢和外地鄉賢。此外,“黨內”“黨外”還指統戰對象(人士)與統戰力量(干部),加強統一戰線兩支隊伍建設對鞏固壯大統一戰線是十分重要的。
 
  (四)方法:五位一體與分類施策
 
  新時代統一戰線線長面廣,在大目標大方向一致的前提下,各領域各成員之間具有鮮明的差異性、多樣性和層次性。形成“理、利、文、法、情”五位一體的方法論,既要分類施策、有的放矢、對癥下藥、精準點穴,又要打好組合拳、攻堅戰,以達到綿綿用力、久久為功和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成效。五位一體統戰工作方法論體現了人心與文化、經濟與政治、德治與法治相結合的辯證思維,融和諧統戰、經濟統戰、法理統戰、文化統戰于一體,彰顯出中國特色、中國氣派和中國智慧[10],是全域統戰的靈魂和精髓所在。如浙江寧波市鄞州區按照“分眾統戰”[11]統分結合的原則,探索新的社會階層人士統戰工作,形成了“多數人”和“少數人”統戰工作聯為一體、相輔相成、可持續發展的全域統戰工作格局。
 
  (五)隊伍:“全鏈條”與“一盤棋”
 
  黨外代表人士隊伍建設是統一戰線發展壯大的組織保證,習近平總書記對此高度重視。他提出的“六域四環法”[4]不僅管統一戰線全域,而且管隊伍建設全過程,可以說是“一盤棋”“全鏈條”。《社會主義學院工作條例》和《民主黨派代表人士隊伍建設規劃(2018—2027)》都貫徹了這一思想。近年來,一些地方也開始注重管長遠、管全域,如浙江溫州、紹興等地探索將綜合評價法從非公有制經濟人士擴展到所有黨外代表人士。年輕黨外代表人士隊伍是統一戰線可持續發展的保證。重點加強年輕黨外代表人士、新生代企業家、港澳青年的聯系培養,不僅是“管長遠”的需要,也體現了“管全域”的要求。浙江從省級到區縣都在這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如:浙江省級層面實施的香港青年工作“三大計劃”:萬名香港青年浙江行計劃,香港青年來浙實踐實習創業計劃和培訓培養計劃,著力培養一批香港青年代表人士隊伍。浙江湖州市實施的新生代企業家培養“311”領航計劃[5],著力促進新生代企業家素質的全面提升。
 
  (六)實踐:頂層設計與基層探索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推動改革頂層設計與基層探索互動[12]。當前,既要把各地對全域統戰先行先試的實踐探索進行總結提升,形成可持久、可復制、可推廣、可借鑒的做法;也要加強理論研究,進而轉化為分層級系統謀劃和一定范圍內的頂層設計,以加大對各地自發狀態的精準指導力度。
 
  一是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工作的全國試點提供了頂層設計的范例。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工作是一項開創性的工作,也是體制外的全域統戰工作,沒有先例可循。2017年初,中央統戰部在北京、重慶等15個城市設立的新的社會階層人士統戰工作實踐創新基地,形成了許多亮點工作。例如,北京從首都的政治功能著眼,把工作重心放在網絡人士統戰工作上;上海在“組織起來”上下功夫,安排新的階層人士在人大、政協發揮參政議政作用;重慶將實踐創新基地建設與發展大局相結合,把新的社會階層人士統戰工作融入黨委和政府中心工作;南京通過黨組織推薦、行業協會舉薦、優秀代表自薦、代表人士互薦的“四薦”方法,物色產生代表人士。這些做法啟示我們:要注重發揮黨組織主體作用,進一步擴大黨建工作覆蓋面;真正落實好“組織起來”的要求,著力引導新的社會階層人士發揮優勢作用;不斷加大探索創新力度,創造更多的平臺、載體、抓手、辦法,構建全域、全面、全方位的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工作機制。
 
  二是新型政商關系的分層試點模式提供了創新樣本。自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系后,各地紛紛出臺正負面清單制度。如浙江寧波市全方位開展“1+3+1”親清政商關系模式實踐創新[6],開展分層試點,打造親清新型政商關系新樣本。寧波寧海縣探索建立親清家園,成功打造綜合性實體化親商平臺,組建“聯建工作站”“企業顧問團”和聯絡員隊伍,建立“政商直通車”“親清會議廳”“糾紛調解室”,強化政企互動,實施委托運行,打造親清家園服務體系。溫州甌海區制定以親清交友、親近企業、清朗環境、清廉施計、親切培育、清醒認識、清楚癥結、親力親為、親身體驗、清晰定位為主要內容的“親·清十條”,相比普通正負清單大大提高了可操作性。
 
  三是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為系統謀劃基層統戰工作提供了重要構想。浙江臺州市指導各縣(市、區)積極探索完善鄉鎮街道統戰工作“一綱四目”模式,即以強化鄉鎮街道大統戰體制機制為“綱”,推進鄉賢統戰、基層協商民主、“一廟一故事”、基層商會等四項工作,激活鄉鎮街道統一戰線法寶作用發揮的“反應堆”,促進鄉村全面振興和鄉村治理。臺州市委市政府明確由統戰部門統籌協調鄉賢工作,實現鄉鎮街道鄉賢聯誼會全覆蓋,全市會員達1.5萬人,實施“我的村莊我的夢”,推動鄉賢回鄉投資項目315個、資金240億元;設立公益慈善基金174個、資金2.25億元;受聘為鎮村級協商(議事)員2 929名,幫助調處各類矛盾糾紛、信訪積案5 988起,推動310個重點項目順利實施,切實改變了過去鄉鎮街道統戰工作“地位虛化、氛圍淡化、手段軟化”的現象,夯實了鄉村統戰基礎。近年來,全市鄉鎮街道專職統戰委員增配76名。鄉鎮街道黨(工)委書記深有感觸地說:堅持統戰理念,用“柔”的方法,做“和”的文章,取得了“剛”的效果。
 
  三、全域統戰工作之體制機制保障
 
  與一般意義上的大統戰體制機制不一樣,全域統戰需要建立健全全域、立體的工作體制機制來保證工作格局的形成和工作成效的實現。
 
  (一)以黨建引領統戰
 
  黨建是統戰的基礎,黨建強統戰才能強。抓黨建促統戰,關鍵是要把統戰工作納入黨的工作整體布局,以黨建引領整合統戰資源,堅持黨建工作開展到哪里,統戰工作就跟進到哪里,黨建與統戰同步推進,做到黨建強、統戰強。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加強社會組織黨的建設,全面增強黨對各類各級社會組織的領導,做到黨的工作進展到哪里,黨的組織就覆蓋到哪里[13]。在新經濟組織,要推動基層黨建引領非公有制經濟蓬勃發展,找準非公有制企業黨建和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契合點,強化非公有制企業黨建陣地建設。以商會黨建為引領,大力培育促進商會組織健康發展,實現統戰工作向商會組織有效覆蓋。總之,要把統戰工作納入黨組織工作考核目標,壓實黨組織的統戰責任,使黨的組織建設與統戰工作有機融合。
 
  (二)強化領導協調機制
 
  一是明確領導小組定位作用。統戰工作領導小組作為日常議事機構,要避免設而不議、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等隱形化形式化現象,除由“統戰工作第一責任人”的書記擔任組長外,必須注重日常的謀劃部署、制度建設、力量整合,充分發揮政治引領作用、團結凝聚作用、服務中心作用、協調監督作用。二是突出工作考核運用。要突出黨委主體責任,拓展重點領域考核的覆蓋面;突出統戰部門主導,提高有關單位參與度;突出考核工作重點,精心設計指標體系;突出考核成果運用,強化考核工作實效。三是構建“全域化”部門協作機制。統戰部門要積極主動爭取有關部門的支持配合,努力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全域化“大統戰”工作格局。例如,近年來,全國工商聯與最高人民法院共同推進民營經濟領域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建設,完善了訴調對接機制,建立了信息共享機制[14]。一些地方提出實施多部門聯合,進一步完善清廉建設的責任體系、教育體系、制度體系、懲戒體系;設立涉企問題化解“總開關”機制,整合各涉企資源,組建依法維護企業和企業家合法權益的跨部門聯合工作機構,統一由企業家權益保護委員會擔當“總樞紐”職責。在統一戰線宣傳方面,云南省委統戰部主動適應省委“構建立體化傳播體系”的要求,用融媒體思維推動大統戰宣傳,與云南日報報業集團合作推動統戰宣傳與主流媒體宣傳共享融通,破解了統戰宣傳“內缺人才、外缺平臺、影響力小散弱”難題,形成了“好故事大家講、同心圓共同繪”的大統戰宣傳局面。
 
  (三)建立區域協作機制
 
  一是打造跨地區協作機制。近年來,為著力破解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的矛盾問題,浙江省工商聯加強與對口支援和幫扶地區工商聯之間聯系,建立定期工作例會制度,架起聯系兩地黨委政府和幫扶企業之間溝通的橋梁,推動兩地商會簽訂戰略合作協議,為推動浙商更好地參與東西部扶貧搭建了長期合作、長期參與的平臺。二是完善同一區域內的協作機制。浙江寧波市為破解少數民族流動人口隨遷子女“融入難”問題,建立家庭成長、學校提質、企業體驗、農村實踐、社區服務“五位一體”協同機制,聯合宣傳、民宗、教育、共青團、婦聯、關工委、街道等相關部門和單位,輻射帶動周邊村、學校和企業以及社會組織等社會資源,形成了多方聯動、共同參與的全域統戰工作模式。三是創新網格化統戰體制。例如,上海奉賢區委統戰部把網格化管理與基層統戰工作有機結合起來,形成了網格化統戰的新時代基層統戰工作新模式,既解決了傳統基層統戰工作縱向到不了底、橫向到不了邊的深度和寬度問題,又推動了新時代基層統戰工作全面發展,還把政治資源注入到網格結構中去[15]。
 
  (四)優化各領域整合融合機制
 
  新一輪從上到下的機構改革解決了“統一戰線不統一”的問題,但長期以來形成的相對分工,使這些政府部門的業務管理工作與統戰工作在本質一致的前提下,在工作思路、內容和方式方法上存在一定差異性,如何實現從合到融,需要加強系統謀劃。要加強海外統戰頂層設計,以更高站位、更大平臺、更寬渠道開展僑務工作。要以統戰思維開展民族宗教工作,實現領導方式與執政方式的有機結合,一般公共事務與統戰工作的有機結合,國家治理與團結聯合的有機結合。要全面構建“理、利、文、法、情”五位一體統戰工作格局和機制,建立和完善職能明確、優勢互補、科學合理、切實可行的謀劃發展機制、分工協作機制、溝通協調機制、共享交流機制、綜合評價機制。特別是要努力實現綜合評價機制的“全域化”,“凡進必評”要從單純對非公有制經濟人士拓展到對其他各領域代表人士。作為全國首批非公有制經濟人士綜合評價工作試點城市之一的溫州市,于2017年成立了黨外代表人士綜合評價試點領導小組,建立了覆蓋統一戰線全領域的“1+5+X”綜合評價體系[7],先后在市人大、政協、工商聯換屆等方面綜合評價2 000余人次,收到了較好的效果[8]。
 
  (五)創新基層全域統戰工作機制
 
  鎮街、村社兩個層面大部分沒有專職統戰干部,各領域協調機制不健全,往往成為統戰工作的薄弱環節,因此創新基層全域統戰工作機制尤為重要。一是要強化基層黨委統戰工作領導小組抓統籌、議大事、推落實作用,對照相關實施意見,認真梳理“責任清單”“任務清單”“項目清單”,督促基層黨組織履行好抓統戰工作的主體責任。二是要構建立體全域基層統戰工作機制。構建齊抓共管、層層落實的組織體系,讓基層統戰工作真正“動”起來;構建條塊相銜、上下相連的網絡體系,讓基層統戰工作真正“連”起來;構建規范有序、運轉順暢的制度體系,讓基層統戰工作真正“轉”起來;構建緊扣中心、緊貼發展的服務體系,讓基層統戰工作真正“活”起來。浙江臺州市推行鄉鎮街道統戰工作“六有”規范化運行機制,即有領導領事,有專人干事,有陣地辦事,有制度理事,有組織幫事[⑨],有工作明事[⑩]。目前該市72%的鄉鎮街道已配備專職統戰委員。三是要強化基層統戰工作考核力度。將鄉鎮街道統戰工作納入縣(市、區)黨建工作責任制考核內容,把規范性運行任務量化成剛性指標,形成市縣鎮三級統戰工作上下聯動、層層考核、剛性推進的杠桿效應。
 
  (六)探索虛擬領域運行機制
 
  全域統戰需要運用大數據、云技術。要樹立互聯網統戰思維,正確處理好互聯網技術與傳統統戰工作的融合。浙江永康市委統戰部打造的統戰“云平臺”,不但構建起“互聯網+”宗教服務和“互聯網+”群體服務,還加快實現“黨外人士與黨委政府溝通直通車雙向快車道”,成為統一戰線的“連心橋”和統戰工作的“助推器”。浙江杭州市上城區委統戰部創建了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大數據工作平臺,為從根本上解決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底數不清問題提供了一種切實可行的方案。大數據平臺設置了教育引導、聯絡聯誼、創業服務、人才培養、聚賢匯智、咨政建言、會員之間、加入我們等八個方面的功能,成為新的社會階層人士的“網上家園”。浙江寧波等地一些商會組織逐步推行互聯網和以商養會、去會費化等辦會思維,通過“大數據”來挖掘會員基礎、服務資源,商會活動“線上”交流做全、“線下”活動做實,商會宣傳借力“新媒體”進行品牌傳播與精準營銷,商會服務利用“微平臺”實現分眾、精準、個性、交互,全面提升了商會的工作活力、凝聚力和影響力。
 
  四、結 語
 
  全域統戰涵蓋統一戰線工作理念、內涵、方法、渠道、途徑、隊伍和機制創新,集統一戰線工作維度、廣度、深度、高度、力度的拓展于一體,構成了全新統戰理論系統和價值取向。全域統戰創造了新時代區域統戰的全新模式。只有樹立大目標、大思維、大體制、大格局才會有大手筆,市縣乃至鎮街村社統戰工作要沖破資源有限的處境,必須善于運用全域眼光、全域資源、全域謀劃、全域發動、全域培育推進全域服務,以實績彰顯統一戰線重要法寶作用。全域統戰打造了新時代統戰工作方法的升級版。一是要堅持黨的領導與服務大局相統一,樹立和踐行“五心”理念——不忘初心、維護核心、固守圓心、凝聚人心、服務中心;二是要堅持頂層設計與基層探索相促進;三是堅持統籌把握與分類施策相結合;四是堅持科學推進與績效考核相配套;五是堅持傳統手段與“數字統戰”“互聯網思維”相融合。全域統戰注入了開展基層統戰工作的新動力。大統戰理念和格局使基層治理特別是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有了重要依托和抓手。大統戰從機制格局向內容、方式延伸,從根本上破解了基層統戰“空心化”“邊緣化”問題,將帶來基層統一戰線資源和力量的大聚變。
 
  參考文獻:
  [1] 杜春華,張健.試論“全域統戰理念”及其體系架構[J].科教文匯(下旬刊),2011(9):1-3.
  [2] 杜春華,胡雅娟,牟卿.新時期統一戰線工作的價值維度研究[J].祖國,2013(6):32-33.
  [3] 林華山.新時代統一戰線的戰略定位與發展圖景——從“愛國統一戰線”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統一戰線”[J].統一戰線學研究,2018(1):19-26.
  [4] 楊衛敏.論習近平新時代大統戰戰略思維[J].江蘇省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19(1):4-18.
  [5] 習近平在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強調 鞏固發展最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 為實現中國夢提供廣泛力量支持[N].
  [6] 馮春梅.全國政協舉行新年茶話會 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 李克強栗戰書王滬寧趙樂際韓正王岐山出席汪洋主持[N].人民日報,2018-12-30(1).
  [7] 黃宇翔.杭州加速擴大統一戰線“朋友圈” 5億元“同心·眾創”基金啟動[N].杭州日報,2018-08-07(2).
  [8] 毛澤東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92.
  [9] 習近平.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2016年4月19日)[N].人民日報,2016-04-26(2).
  [10] 楊衛敏.“兩個一百年”視閾下統一戰線發展戰略前瞻[J].統一戰線學研究,2018(1):5-18.
  [11] 楊衛敏,許軍.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分眾統戰研究——以浙江省為例[J].江蘇省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15(3):38-49.
  [12] 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七次會議強調 鼓勵基層群眾解放思想積極探索推動改革頂層設計和基層探索互動李克強劉云山張高麗出席[N].人民日報,2014-12-03(1).
  [13] 習近平.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8年7月3日)[EB/OL].(2018-09-17)[2019-03-06].
  [14] 最高人民法院 全國工商聯聯合印發意見 推進民營經濟領域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建設[EB/OL].(2019- 01-27)[2019-03-06].http://www.hncourt.gov.cn/public/detail.php?id=176886.
  [15] 肖存良.讓基層統戰運轉起來——以上海市奉賢區網格化統戰為例[J].江蘇省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18(6):13-20.
  注釋:
  [1] 有的基層統戰干部認為,到了基層特別是村級,不要細分多少類統戰對象,全可歸為一類——鄉賢。
  [2] 即堅持跳出部門抓統戰,改變統戰工作由統戰部一家獨抓的局面;堅持跳出統戰抓統戰,改變統戰工作“自拉自唱、自娛自樂”的局面;堅持跳出區域抓統戰,改變統戰資源、工作視野受區域限制的局面。
  [3] 指“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首個“中國網絡作家村”,“首屆中國網絡文學周”。
  [4] “六域”是指民主黨派骨干、無黨派代表人士、非公有制經濟代表人士、少數民族代表人士、宗教界代表人士、港澳臺和海外代表人士等黨外代表人士六支隊伍(即統一戰線六個領域)建設;“四環”是指黨外代表人士發現、培養、使用、管理四個環節。
  [5] 培養領航新生代企業家30名左右,骨干新生代企業家100名左右,輻射1 000名左右新生代企業家,為地方經濟發展注入新的生機和活力。
  [6] 即制定一份親清新型政商關系負面清單;建立政商溝通機制、容錯糾錯機制、親清新型政商關系評價機制三大長效機制;建設一個親清家園暨非公有制經濟人士服務中心。
  [7] 即明確1家牽頭單位,5家必評單位,X家參與評價單位組成聯合評價體系。
  [8] 在2018年換屆中,溫州市11個縣(市、區)政協委員、常委的配備首次全部達到政策規定要求,黨外人士在各縣(市、區)安排比例首次上升到30%左右。
  [⑨] 即鄉鎮街道建立鄉賢聯誼會、民主協商(議事)會,以及有條件的建立商會、知聯會、新聯會等統戰社團。
  [⑩] 鄉鎮街道至少要每年開展一次宗教(民間信仰)活動場所安全大檢查和召開一次鄉賢聯誼大會、半年一次統戰領導(宗教協調)小組會議、季度一次民主協商會議、雙月一次統戰社團負責人聯席會議。
  http://www.12371.cn/2018/09/17/ARTI1537150840597467.shtml.人民日報,2015-05-21(1).
   
    作者:楊衛敏

打印 』※ 收藏此頁 ※『 關閉
首 頁 民進概況 民進要聞 參政議政 宣傳思想 組織工作 社會服務 會內監督 會員風采 Top
版權所有 © 2005-2013 中國民主促進會安徽省委員會 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轉載
聯系電話:0551-62602960 管理員信箱:webmaster@ahmj.org.cn
三分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