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會員風采
為了愛的奉獻 瀏覽:2730 發布人:宣傳部 發布時間:2019/10/22 【字號


    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有一首歌叫《愛的奉獻》,其中有這樣兩句歌詞:“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我很喜歡這首歌,也一直努力在用行動奉獻著自己的一片愛心。

    大學畢業后我一開始從事的是英語教學工作,同時并擔任班主任,所帶班級也在入職第一年就被評為市級先進班集體。這一切也得益于心理學理論的有效運用使我的教育教學能力得到快速提升。真正促使我走上專業心理輔導崗位的是班級里的一些孩子,在工作中,我嘗試著運用心理疏導的方法幫助他們走出困境,收效非常顯著,這大大激發了我對心理輔導的興趣。然而,光有興趣和情懷還不夠,還需要掌握專業技能和方法的學習運用。當時國內中小學的心理健康工作剛剛起步,還沒有任何經驗和方法可以借鑒,于是,我在孩子2歲時報考了南師大的教育碩士,在專業選擇時,我曾遭到過很多人的反對,他們認為英語教師的前景和收入可觀,眾人向往。而心理健康是小學科,今后在職評晉升上都不占優勢,會制約個人的發展空間。但我認為英語教師少我一個影響不大,如果我不去做心理教師,則會耽誤很多孩子。經過三年的刻苦學習,碩士畢業后義我就無反顧地成為了一名專職心理教師。

    在我接手的個案中,有一個案例對我震動很大。那是一個寒冷的早晨,清秀瘦弱的文文,出現在我的咨詢室,之前班主任多次和我說過文文的情況,她聰明善良,初一時成績較好,初二突然下滑,還出現結交社會不良青年的情況。起初文文和我聊的并不多,經過幾次交流才慢慢的敞開心扉。原來文文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被父親的一個朋友數次猥褻,剛開始她對這件事還是懵懵懂懂,只是覺得羞于啟齒,更害怕曾因打架坐牢的父親知道后,一時沖動釀成大錯,再次被關進監獄。瘦弱的文文選擇了一個人默默承受,心中的委屈和自責無法釋懷,也不知道該如何走出困境,于是她便選擇了“逃避”,通過“玩”來麻痹自己,而所謂的“玩”就是結交社會上的不良青年。聽了文文的遭遇我的心如針扎般疼痛,隨即著手制定心理輔導方案并全身心的投入進去,經過一段時間的傾聽和陪伴,文文終于走出了陰霾,也意識到自己只是一個受害者,而自己的沉淪和痛苦只是在幫助壞人再次傷害自己。后來她考上了高中,給我寫了一封信。信寫的很簡單,除了感謝的話,她在結尾處說:放下一切,我會帶著愛向前走!看到這封信,我為文文的變化和成長感到無比的高興,更讓我意識到自己的這些努力是可以改變生命的方向的,我的付出是值得的。這樣,更加堅定了我做心理志愿者服務的信心,我也喜歡上了這樣的一種生活。

    2001年,我的心理志愿服務開始走出校園,面向周邊地區的青少年群體。我在《馬鞍山廣播電視報》上開辟了專門的心理咨詢欄目——“裴老師信箱”,為校內外及周邊城市青少年提供心理咨詢服務,就青少年反映的心理問題如自卑、逆反、孤獨、厭學心理以及早戀、迷戀網絡、追星、考試焦慮、情緒等問題,進行書面解答,幫助他們解除心理困惑,“裴老師信箱”的社會影響在一點一點地擴大,我的服務對象和服務范圍因為社會的需求也在逐步拓展,家庭教育咨詢也成了我的服務內容。2004年,國家關工委下屬的家庭教育網站邀請我設立專題咨詢欄目“裴老師咨詢室”,為廣大網友提供家庭教育咨詢和網絡心理咨詢服務。雖然這項工作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且沒有任何報酬,但我毫不猶豫地承擔了下來。到現在,“裴老師咨詢室”訪問量已達五十多萬人次,總帖量三千余篇。咨詢的人群中有在校的學生,有已走上社會想重返校園的年輕人,有初為人母的媽媽,還有為錯過最佳教育時機而懊悔不已的中年人……對于他們提出的諸如逆反心理、厭學心理、親子關系、夫妻關系等問題,我都以愛心和耐心認真解答,贏得了咨詢者的一致認可。就這樣,我用自己的專業知識為更多的人提供了咨詢服務,同時也付出了更多的辛勞。

    借助傳統媒體和互聯網這2個平臺,我的心理志愿者服務更加方便快捷,不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隨時就可以答疑解惑。但這些只是我從事心理志愿者服務工作的一部分,我還在馬鞍山帶領著2支隊伍活躍地開展志愿服務活動,而且樂此不疲。

    一支是學生志愿者隊伍。2008年9月,我在學校的大力支持下,組織成立了安徽省第一支學生心理志愿者隊伍——“螢火蟲”心理志愿者服務隊。11年來螢火蟲志愿者們已先后出動975人次,開展活動64次,為社會無償服務3548小時。通過這些志愿活動,不僅豐富了學生的視野,更培養了青少年無私奉獻的優秀品質,促進了他們的健康成長。“螢火蟲”心理志愿者服務隊先后榮獲安徽省“感動江淮志愿服務項目優秀典型”和“馬鞍山市第一屆優秀志愿服務品牌項目”,中央電視臺、中國日報、中國文明網、安徽電視臺等多家媒體多次予以報道。

    另一支是教師志愿者隊伍。2018年,針對未成年人保護工作,在我的影響下,馬鞍山市的一批心理教師紛紛要求參加公益活動,推舉我牽頭組織成立了心理專業志愿者講師團,引入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的“五防安全”項目,針對性侵、校園欺凌、意外傷害等焦點問題,短短一年時間已先后在中小學、幼兒園和社區,開設公益講座71余場,受眾孩子和家長近8000余人,受到了學校、學生和家長、社區的一致好評,幫助孩子們掌握了生活中面對危險避免傷害的技能。

    為了使志愿服務更加系統化、專業化和常態化,提高工作實效性,我從2004年開始組織實施“心靈關愛”項目,先后與當地的人民、花山、瑞北、華城、半山等10個社區社區、21所學校開展的結對服務227次;包括對留守兒童、困難家庭兒童、農民工子女、空巢老人的專題心理講座71場;包括街頭開展義務咨詢410人次;輔導校外未成年人620多人次。2012年2月,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華建敏赴馬鞍山調研志愿服務工作,對我負責的“心靈關愛”項目給予了高度肯定。

    作為一名志愿服務者,我之所以能堅持走到現在,除了單位、民進組織和社會各界的支持和幫助,更離不開家人的支持和理解,家人是我堅強的后盾。記得那是2014年五月的一天,由于考試季的到來,來咨詢的學生特別多,那天我一直忙到晚上八點才回到家,女兒興沖沖的開了門,還沒等我吃完飯,她開始向我傾訴她的困惑,期待著我的回應。也許是太疲憊,我并沒有太在意她期盼的目光,隨口說一句,“媽媽說了一天的話,太累了,明天我們再聊吧!”“不行。”女兒委屈地嚷道“媽,我還是你親生嗎?就算是預約,也該到我了吧?我也是你的學生……”女兒說著沖進房間用力關上了門。看著女兒憤然離去的背影,我突然語塞了,是啊,我把所有的時間和耐心給了學生,卻把所有的疲憊和無助留給了我的親人,我還要這樣繼續下去嗎?我猶豫過,彷徨過,然而一想到孩子們開心的笑容,家長們期盼的目光,我始終無法停下自己前行的腳步。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我經常需要加班加點,孩子從小就沒有得到足夠的陪伴,23個月就被送到托班,開始了她的學校生涯,而當她有了困惑和煩惱時,我也不能給予及時的支持和幫助,我是一個稱職的媽媽嗎?記得有一次,女兒學校統計留守兒童,女兒放學回家后拿著統計表問我“媽,我算是留守兒童嗎?”我愣住了,無以應答,那個時候,孩子的爸爸正在雅安地震災區做志愿者,而我也正準備前往災區,看著女兒無助的眼神,我不禁潸然淚下,是去還是留?一邊是責任和擔當,一邊是親情的呼喚。我猶豫許久,最終,只能輕輕走過去抱著女兒說了聲“對不起”。從那以后,我盡可能擠出時間,參與到女兒的成長中,陪她學習、陪她玩耍,而更多的是帶著她一起做公益。好在女兒是懂事的,從小耳濡目染的她一直積極投身于公益活動中,用行動默默支持著我,今年夏天也通過考核成為一名兒童五防安全講師。

    說到家人的支持,有一次令我難忘的經歷,就是我的愛人給我找的“麻煩事”。雅安地震發生后,我的愛人第一時間組織救援隊伍趕赴災區。不久他打來電話,說面對倒塌的房屋、遇難的遺體、受傷的群眾,以及潛在的作業危險,耳濡目染,不少救援隊員心理出現波動,產生應激障礙反應。現在災區亟需心理志愿者,考慮到我的專業優勢,希望能得到我的支持。剛聽到這話,我的內心有些抗拒,做公益總不能做到家都不要了吧,家里老人怎么辦?孩子怎么辦?可當我看到愛人發來的災區救災照片時,我動搖了。那一張張堅定而又焦急的臉龐,那一付付有力而不屈服的肩膀。他們是災區人民的希望,可當他們需要幫助時,我難道不該站出來嗎?如果我付出的時間可以換來他們為災區人民付出更多的時間,我愿意!安頓好家庭之后,我義無反顧的奔赴災區為救援隊的志愿者們進行及時的心理干預,讓他們以更好的狀態投入到抗震救災工作中去。我能夠幫助他們的,是讓那些參與過一次活動的人參與更多的活動,讓參與過多次活動的人做得更好,讓志愿者愿意長期、持續地參與。

    20年來,參與并組織志愿服務活動,我在真情付出的過程中獲得了無限的快樂。曾有人對我說,我不需要什么心理咨詢,壓力大了,狂吃一頓就能搞定。的確,心理工作專業要求高且看不到直接的成效,心理志愿者在志愿活動中仍然不受重視。但我堅信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看到在我的幫助下人們敞開心扉、忘卻煩惱、放下包袱、體驗幸福,再多的辛苦都不值一提了。

    今天,我們身處在一個美好的時代,我們對明天充滿期待。我更加相信,用愛心幫助他人擺脫困境,讓他們感受到生活的快樂,就會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志愿者的行列當中,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有了愛的奉獻,幸福之花就會處處盛開。(裴春梅)

彩神-网址